三三

  三月底,天气漫漫回温,怕热的已经穿上短袖,所以在路上看到穿短袖的相叶和穿棉袄的二宫,两人相熟的朋友对此非常惊讶,似乎永远戴着墨镜的友人松本说:“这两个人太嚣张了,有一天晚上,我看到穿着短袖的在食堂等穿着棉袄的,之后两人特别幼稚,相叶在台阶下张开双臂朝着在台阶上的二宫,之后我最亲爱的哥哥毫不犹豫,直冲相叶的怀抱,那两个人抱在一起,怎么看都违合,而且他们上次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我们这位浓颜小哥就被不知道哪里来的篮球打到了,秉着打我一下,我就要还十下的原则,松本原本想朝着扔他的方向狠狠投过去,但他的墨镜似乎有单身狗雷达,就在他转头时,两片黑乎乎的墨镜上准确出现相叶二宫黏在一起的身影。不看还好,一看不得了,自小疼爱他的哥哥,此时就像个软体动物,哦,还是个具有奶香味的软体正挽着相叶的胳膊,而且一脸小媳妇样,一点也不注意到平时高冷文艺男神路线。松本狠狠地把篮球投向相叶二宫,大喊说:“你们不要脸!!”被扔了球的两人一脸懵的看向松本跑走的方向,“松本怎么了”相叶问“我弟弟就像那高岭上的那朵花,就像天空上的一颗星星,如此遥不可及,如此让人捉摸不到。”“说人话。”“哦他单身。”
  今天也是一如既往爱着弟弟的尼尼
 

 

每当我想象到尼尼会小时候用小奶音说话,我就想给大家表演一个烟花爆炸